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苑 >> 我的家

我的家

作者:吴春洁来源:机电公司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3-25

 

 
    岁月如梭,默然回首,转眼毕业已经25年了。回想走过的25年,心里感慨颇多。艰苦有、困难有、辛酸也有,然而更多的是甜蜜、是幸福。
    记得刚毕业时,我还是个不谙世事的毛头小伙,满怀希望从沈阳来了唐山。当时坐着15路到二十二冶大院,面对满院的砖房、板房,心里一阵发凉,但当我看到厂里一个个和蔼可亲的面孔,心里顿时热乎起来了,有幸和这些和蔼可亲的大哥大姐们一起工作,应该也是很高兴的事。
     上班后,我也确实体会到了单位的温暖。那时我们住的是学生宿舍,每天得走20多分钟,何文慈大姐就把她的自行车借给我骑。考虑到吃职工食堂质量不好,我们段长王保儒就经常在家里做好吃的给我带到厂里或宿舍。
     更让我感动的是发生在1991年的一件事。那是一个中午,我肚子很疼,室友赶快把我用自行车带到二十二冶医院,经检查确诊为急性阑尾炎,需住院做手术。结果两点多到了医院,两点半做的手术,三点半手术已经做完了,其间医院通知了单位,厂长很快就到了医院,并派了两名同志陪床,并责成一名大姐给送饭,住院几天,单位领导、两位陪床的同事无微不至的照顾,热心的大姐每天把可口的饭菜送到医院,很快伤口就好了起来。通过这件事,从内心也确实感到我一个外来的学生无亲无靠,生病了得到了企业的关怀和大家的帮助,心里非常感激,也感到特别温暖,从内心更加确立了企业在我心中的位置,我也把企业当成了我自己的家,更加坚定了我为企业多做工作的决心和信心。
     在之后的日子里,我工作的更加努力,白天向工人师傅学习现场知识,帮助他们解决图纸技术问题,晚上把图纸带回家去研究、去核计和琢磨。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个人的业务水平得到了很大提高,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1994年在唐钢棒材施工时,单位把棒材冷床设备安装任务交给了我们。当时公司考虑到冷床比较简单,对我们干惯了钢结构只安过几条皮带机的单位来说,还应该能够胜任。可工程下来后就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了。冷床看似简单技术要求比轧机宽松,但是对于全长132m的冷床,要保证在全长范围内所有的齿牙都保证在0.5mm之内,其中要克服国产设备的制造误差和外国达涅利专家的严格检查。在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感觉难度就大了很多,因为一根齿条上有20多个齿,要保证在132mm满足0.5mm的要求,加工精度就必须保证。可是132根齿条并不是由同一台床子上加工的,每个床子的精度误差不一样,最后导致齿条累计误差也不一样,反复调整也达不到要求,最后在公司和项目部的帮助指导和协调下,我们和外方专家沟通协商,决定把加工精度高的齿条放在冷床前部,把精度不高的齿条放在尾部,把尾部的精度放宽到±1mm,又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终于保证了冷床的使用要求,满足了外方专家的要求。
    当时工程很紧,而且婚期迫近,单位就主动提出帮我修理房子。单位何文慈大姐、李广玲大姐也主动在业余时间帮我收拾家,而我却没有耽误一天班,工作没耽误,房子也没耽误,这更让我体会到了企业的温暖,体会到了家的温暖,体会到了同事大哥大姐们的情谊,这促使我更加努力工作,为我的企业——我心中的家争取多做些工作。
    我爱我的企业,在九八年企业低谷时,很多人都去闯世界,到外面当监理或者自己去干,也有人经常鼓动我到北京当监理或到合营、民营钢厂里去工作,待遇肯定比这里多很多。我心里单位是我家,不论它贫穷富有我都会珍惜的,我肯定不会弃它而去的。不知不觉,时间的指针已经走到了2015年,机电加工厂几易其名,直到现在的中国二十二冶集团机电制安分公司,我到二十二冶机电公司工作已经整整25年了。这25年,我是在快乐、温馨、繁忙的工作生活中度过来的,心里充满温馨、也充满感激和责任,有时看到别人调走或退休,那依依不舍状,我也在想像真要有一天我调到别的单位或退休,那得是什么滋味,也许会恋恋不舍或嚎淘大哭的。唉,那是后话了,我只有珍惜现在,做好本职工作,和大家一道共同建设我们的家,把我们的家建设得繁荣富强,更加美好,实现我们的“一家亲”文化和中冶梦,让我们所有职工都有家可依、有家可恋。
    祝愿我们的家时时充满温馨、充满快乐、充满生机!

所属类别: 文苑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