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苑 >> 风筝

风筝

作者:张玉娥来源:机电公司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4-03
  过了春节,便是春天,生机和活力会从泥土里、枝芽尖、无处不在的缝隙里稍稍钻出来,尽染了春寒时,盎然的春、艳丽多姿的春便欢快高歌了。每每这时,少不了悠然的风筝在蓝天飘摆的画面,忽尔想起那首歌:又是一年三月三,风筝飞满天,牵着我的思念和梦幻,走回到童年……。
  童年时,每逢春天,看到村里的孩子把风筝放的高高的,风筝的身影缩成小小的一点。对我,它是诱惑,是羡慕,尽管那时的风筝不似今天般的秀美、花样多,那时几乎青一色的蝴蝶样子,质地是用细竹片扎成骨架,再糊上宣纸,然后用各种颜料画上蝴蝶的眼睛和翅膀之类,后面呢一律拖着一条小尾巴。
  童年时期,与风筝无缘,因为家里穷买不起,说起来可能没人想象得出,上世纪七十年代,计划经济还没有走到尽头,市场经济如春天的柳枝,刚刚萌生了枝芽,经济结构还很脆弱,农村的收入也很微薄,那时家里三个孩子在上学,每月将家里本不多的收入常常掏的一分不剩,夏天我们还得拚命割草,晒干,等到深秋或秋季拉到城里卖掉,换取我们半年多的学费。还记得和姐姐一起到县城卖草的情景,装的足有四米来高的一车草,两侧宽出车体很多,先把草捆成一个个结实的长条状,然后再一层层码到车上,一车草足有千斤,我和姐姐拉着车,一步步走到30里远有县城。那里县城汽车不多,好多机构还养马,又没有草料,所以到冬季必须买草。那时尽管年龄不大,却知道什么季节割什么草晒干后有份量。
  春天是万物萌动的季节,看着别人手牵着风筝,欢快的跳跃,仰视着飘入云间的风筝,对他们是自豪,我怯生生的远远看着,是羡慕和嫉妒,因为家里没钱买,只能放下筐和锄头,看着他们叫啊、闹啊,以至于忘了家里还有猪和羊等着吃草。庙会和集市上,仔细端详过风筝的结构,因为我想自己扎风筝,竹片是从家里扫帚上拆下的,没有宣纸,就用旧报纸,自己做浆糊,扎的风筝的不是很细致,样子也不周致,照例也配了一条小尾巴,但我的风筝却没能飞起来,遇到风边翻着跟斗裁下来。怕别人讥讽,走到的远远的河套里放,边放边试着调整绳子与风筝的联结点,但最终也没有把它送上云端。风筝也被我深深埋里河沙里,那时我害怕失败,经不得失败,只能把它深深埋在心里。
  能做个风筝飞上天,几乎成了梦想,晚上做梦都在扎风筝。再长大点,要做的事情多起来,就淡忘了风筝的事,失败的扎风筝经历也就慢慢淡出心灵,直到高中毕业。
  大学是在外地读的,离家很远,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乘火车踏上人生更远的路。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和激动,离家的孤单和不舍也悄悄爬上心头,感觉自己也成了风筝,离开了父母,离开了家,飞向天边,飞向人生的苍穹。到学校后乱乱的一堆事情,让我忘了给家里写信,后来才理解到父母的担忧,十天后脾气暴躁的父亲,终于憋不住,天天骂我。等自己有了孩子,才理解了那时父母的感受,才认识到自己也是父母的风筝,爱就是牵动风筝的线。
  自己有了孩子,又想起自己扎风筝的梦,孩子也是我的风筝。父母把他们的风筝放到社会的天空,人生的蓝天,在那个大学生稀少得被称为天之骄子的年代,我们顺利是进入大学的天堂。步入社会,我们独立站稳脚跟,过上美满的生活,但父母的挂念却没有因此减少,每每家里有谁生日,总会在前一天收到父母的提醒,眼眶总会变得湿湿的,父母的风筝飞了,但爱却没有断,他们放不下手里风筝的线。
    渐渐长大的我们,渐渐成熟的我们,用心、用爱,扎起一只只迎风飞舞的风筝,翱翔在蔚蓝的天空,与白云做伴,与春风为伍,放飞着希望,看着它悠然的飞翔,手里头紧握着爱的牵挂---亘古不变。

所属类别: 文苑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