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苑 >> 把青春献给你

把青春献给你

作者:马晓娇来源:机电公司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4-26
  青年人是五月的花海,用青春拥抱时代;青年人是初升的太阳,用生命点燃未来。在这片花海中有这样一枝花,在这颗太阳照射出的万丈光芒中有这样一米阳光——他,个头不高,却神采奕奕;他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他青春阳光,却是有丰富经验的技术骨干,他把青春和满腔的热情奉献给了施工一线,用自己的智慧和激情描绘出美丽的明天,他就是我们机电五分公司的技术精英张跃。
  2006年8月,21岁的张跃加入了二十二冶这个大家庭,成为机电五分公司的一名成员,来到了古冶不锈钢项目。面对现场艰苦的环境,他没有退缩,而是迎难而上,刻苦钻研,虚心向老师傅们求教,看图纸、练技术,理论和实际一起抓。凭着这股不服输的劲头,他很快适应了现场工作,能力很快得到了大幅度提高,获得了项目领导、员工们的一致好评。
  在参加工作的9个春夏秋冬里,张跃一直怀揣着对这份工作的热爱,兢兢业业,数年如一日。哪里工程紧急,哪里就会有他的身影;哪里条件恶劣,哪里就会有他在奋战。面对领导的指派,从不推脱;面对困难的任务,从不退缩。每一次,他都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为公司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作为一名普通的电工,张跃在工作中常常表现出爱岗敬业的态度和吃苦耐劳、与工友同甘共苦的优秀美德。2007年满洲里铜矿选矿工程告急,在零下30度到零下40度的电气施工要求最低温度的极限条件下,他和工友们一起,冒着漫天的鹅毛大雪,仅用半天时间就把2台20余吨重的20000千伏安的大型干式变压器安装到位。安装电杆上的电缆头时,迎着六、七级的西北风,张跃爬上8米的高空,每次最多只能坚持15分钟,上去下来七八个来回,要2个小时才能安装完成一个电缆头。面对如此恶劣的施工环境,张跃自始至终都冲在最前面,任劳任怨,在冰冷的满洲里洒下了滚烫的汗水,为电气施工按工期顺利完成贡献了全部力量。
  2010年唐钢大修,工程时间紧任务重,张跃和工友们每天都加班到深夜11点多,回到宿舍洗漱完毕躺在床上常常已是零点钟声响过,而他们在早晨六点的时候又要起床开始一天劳累的工作。最要命的是,当时正值一年中最最炎热的三伏天,在就算光着膀子什么都不做都会像蒸桑拿一样汗流浃背的天气里,张跃却是在火热的连铸加热炉生产线旁边施工,现在提起来,他对当时那种难熬的感觉仍是记忆犹新。他说:“经历了满洲里和唐钢大修这冰火两重天的环境之后,再遇到什么样的施工环境都可以平静的接受了。”
  2013年6月,在无锡银邦铝轧线项目上,张跃又遇到了新的挑战,这次的施工环境是在隧道里,通风条件极差,再加上夏季的南方天气本身就炎热潮湿,更是让人觉得闷的喘不过气。这个项目最大的挑战就是高空桥架多,而且拐弯处多、层数多,结构复杂。在桥架施工的整个过程中,他几乎是安全带不离身,身体也总是处于伸展不开的“别扭”状态,但他从不喊苦从不喊累。
  张跃的兢兢业业和默默无闻被所有和他共事的工友们看在眼里,也被分公司的领导们记在心里,他是分公司全体职工中的重点培养对象,是分公司全力发展的精英骨干力量。2013年底,公司组织了一次为期一个月的电气焊、氩弧焊培训活动,张跃,是工友们举荐的对象,也是领导们心里最合适的人选。作为机电五分公司参加培训的唯一一人,张跃深知领导对他的期待与厚望,一个月里,他每天专心听讲、认真操作、努力练习,没有辜负领导的器重,焊接技术突飞猛进,成为五分公司掌握氩弧焊技术的最年轻的工人。
  2014年春节刚过,在别人还杂阖家团聚的时候,张跃又带着简单的行李,带着父母亲的嘱托、带着妻女的期盼,离开了家乡,来到了建筑工地。这次,他来到了距家千里的祖国南方——福建。从此,又开始了新一年紧张繁忙而又辛苦的工地生活。在这个镍业连铸项目上,刚刚学了一身焊接本领的张跃有了用武之地,用氩弧焊接方式焊制了百余道焊口,道道合格、道道美观,既受到了大家的好评,也增加了自己的信心,还积累了实战经验。
  2014年6月,张跃又托着重重的行李箱来到了位于大美青海的西宁百合电解铝工程,那里的料仓桥架30米高,且路径弯曲,工艺复杂,安装难度大,对技术水平要求较高,再加上当时施工人员少,年轻的更是少之又少,张跃必须克服海拔3700米高原反应带来的身体上的种种不适,加班加点,一直奋战在施工现场,只要他能坚持,就绝不会休息,最后终于按期保质保量的完成了全部桥架的安装任务,保证了施工节点,受到了甲方的好评。
  2014年11月至今,张跃又奋战在邢台旭阳苯酐项目仪表安装工程上。现在,工程正值大干阶段,工期紧任务重人员少,而且工人都是50岁左右的老工人,他们虽然经验足技术精,但高空作业对他们来说已是力不从心,因此,6.5米、7.3米甚至10米以上的管廊仪表桥架安装工作,张跃就成为了主力。在这里,最常发生的一幕就是,每当遇到高空作业时,在其他老师傅们还在准备工具的时候,张跃已经默默地在身上系好安全带,做好了冲在最前面的准备。他常说:我这么年轻,我不上谁上。刚刚进入四月,邢台的温度就达到25摄氏度,四月中旬更是飙升到33摄氏度,在高高的管廊上,更是感觉到炎热不堪、热气扑脸,连管廊和桥架都被晒得滚烫,真是碰哪哪烫,没有一处清凉。就在这一片高温的海洋中,张跃还要头顶烈日,脚踩热土,拿着焊把从事高空焊接工作,在旁观者看来,简直像受刑一样,刚刚半个月,他就被晒黑了一倍,尽管一直用防护面罩,他的脸也被高温烤得蜕了皮。除了高温,春天里的邢台风大得出奇、频繁得出奇,施工现场土地硬化条件不好,一刮风就是漫天黄沙,根本睁不开眼,高空作业更是难上加难。就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张跃仍然活跃在施工现场最前沿,在高空爬上爬下,不说一句怨言道一声怕。就连苯酐项目上其他单位的员工都知道我们五分公司有这么一个任劳任怨的年轻技术能手,不知道张跃名字的人都管他叫“能干的小伙子”!
  他,张跃,一个刚过而立之年的青年人,脚下不曾落下追逐生活的尘土,辛劳如行装伴随着他的每一天。天空还不见曙光,人们还沉浸在甜美的梦乡里,他就又开始张罗一天新的工作了,依旧是一身朴实的工作服,依旧是马不停蹄的奔波,每天披星戴月归,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无论三伏酷暑还是数九严寒,无论是风雨交加还是漫天飞雪,始终战斗在施工现场第一线!在平淡的工作中,以实实在在的行动担当起一份令人尊敬的责任。
  他,张跃,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人,仿佛是万能的,工地上无论有什么难活,人们第一个想到的总是他;他,仿佛又是全天候的,无论是在白天、晚上,还是凌晨,只要是工地上有紧急任务,人们第一个想到的还是他。
  他说:“我只是个平凡的工人,我只做了我应该做的。我读的书不多,但我知道俾斯麦劝告青年人的一句话——认真工作,更认真地工作,工作到底。”说完,总是淡淡地微笑一下,有些腼腆的挠挠脑袋。
  青春是人一生中最最美好的时光,而且它十分短暂,所以它应该是享受的、美好的、惬意的。也许在许多人看来,张跃和与他同样工作在施工现场的青年人们,他们的青春没有那么多绚丽的颜色,没有那么多激情的赞歌。然而,如同张跃那些把美好青春奉献给企业的无数青年人们,他们的青春是最美最炫最珍贵的。

所属类别: 文苑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