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苑 >>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

作者:袁凤英来源:物资公司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5-07

 

    上班的路上,小区楼前几位阿姨正坐着聊天,我经过时,一位阿姨一直盯着我看,突然冲我喊了两句:“王领弟,王领弟!”
    “阿姨,您是在跟我说话吗?”
    “你是不是王领弟家的二姑娘?和你妈长的太像了!你妈还好吗?什么时候回来?”
     …………
    遇到过多次类似的情景,见到我不认识的人打听母亲近况。王领弟,就是我的母亲,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母亲。
    母亲一生育有四个儿女,在她37岁的时候,爸爸因病去世。当时身为老大的哥哥,只有13岁,而最小的弟弟,还不到2岁。那时候时常有人上门说亲,母亲担心我们受气,始终没有答应。尽管当时生活很艰辛,但是无论旁人怎么劝说,母亲都一如既往,用她的勤劳与节俭为我们撑起了一片天。这一撑,岁月流水,母亲一生没有再嫁。
    母亲是个善良的人、热心的人,人缘极好,从包头搬迁到唐山二十二冶基地,再到新区,始终与邻里和睦相处,谁家需要帮忙,谁家有个大事小情,她都会主动伸出援手。小时候,邻里之间要比现在更加亲近,别人家夫妻吵架,孩子不听话,都愿意来找母亲去给说说。现在居住的小区,居委会的人,可能不认识经常在外的我们,但没有人不认识热心、明事理的“袁婶”、“王大娘”。
    母亲的手很巧,年轻的时候常常帮助邻居的孩子和单位的同事们做衣服。记忆中,我们的童年,每年过年都会有妈妈亲手做的新衣服、新鞋子穿;夏天到来的时候,我和姐姐还会有漂亮的花裙子。除了我们兄弟姐妹的衣服、鞋子,家里的门帘、枕套,母亲爱用的包袱皮等等,都是她自己做的。就连家里的大火炕都会用牛皮纸糊上几层,再刷上天蓝色的油漆,画上荷花和蝴蝶,栩栩如生。绣花、勾花、织毛衣,剪窗花,没有母亲不拿手的。母亲甚至会把我和姐姐的鞋子绣上花鸟图案,穿出去的时候总会被人夸奖,“看这孩子的鞋子多好看,在哪买的?”知道是妈妈做的就会用无比羡慕的眼神,咂咂着嘴,“看看人家妈妈的手多巧”。每当这时,我们的心里就会无比自豪。
    冬天的晚上,母亲会把火炉烧得很旺,炉灰里埋上几颗土豆,我们写完作业后就躺在炕上或围在母亲身旁。母亲一边做着针线活,一边给我们讲故事:三国、西游、红楼梦、水浒、七侠五义,大八义、小八义、杨家将、包公案、陈香救母,青春之歌等等。母亲肚子里的故事总是讲也讲不完,每天晚上讲一段,一会土豆的香味就飘满了小屋,我们就边吃边听。有时讲着讲着,哥哥会用脚去踢炕头上的两个红色木箱子,把锁踢得叮叮铛铛的响,因为箱子里面有远在老家的姥爷、姥姥邮来的大枣、花生、核桃。这时母亲就会无奈地笑笑,然后打开箱子给我们每个孩子分一把,于是我们就一边听着母亲的故事,一边吃着那时候对于我们来说难得的美味,慢慢地进入梦香。
    母亲每天都有做不完的活计,总是最后一个睡,天蒙蒙亮就起床,喂鸡鸭,浇菜(前后院子里种满了茄子、青椒、西红柿),轻手轻脚点燃炉子,把屋子烧暖,做好早饭,再把我们的棉衣放在炕头摊开吾暖,轻得我们在睡梦中没有一丝察觉,等我们起床穿衣的时候,棉衣不会有一丝寒冷。这些在许多人看起来仅仅是稀松平常的小事,却蕴含着母亲对我们深厚的感情,我们就这样在母亲满满的爱与故事中慢慢长大。
    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女孩子在家只让做农活、带弟妹、做针线,从母亲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母亲很聪明,也很要强,只上过几个月的扫盲班,就可以认识很多字,抽空就会阅读姥爷的藏书,所以才能给我们讲出那么多的故事;母亲很坚强,她认为天下没有过不去的坎,求人不如求己,遇到再大的困难都会自己克服;母亲知道文化的重要性,自己再苦也要支持孩子们念书。母亲不会讲大道理,但是每句话又都蕴藏着很深的哲理,记忆中最深刻的几句话:“吃亏是福,做事不能贪小便宜,贪小便宜会吃大亏”;“不义之财不可取,不是你的你不能要”;“别人敬你一尺,你就要还回一丈”;“自己做不到的事不要说,说了就要算数,许神神等着,许鬼鬼盼着”;“过日子要细水长流,不能花探头钱,不能指着河里的鱼过日子”……这些就是母亲平日里教育我们时挂在嘴边的话,也是母亲一生为人处事的原则,这原则也影响着我们兄弟姐妹的一生。每当我在生活和工作中遇到困难,心情烦躁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想起母亲的某句话,让自己的心安定下来,坦然面对。
    不养儿不知报父母恩,如今,我们兄弟姐妹都已成家立业,也有了自己的孩子,更能深切地体会出母亲这一生的艰辛。照说劳苦功高的母亲终于可以过上好日子,享享清福了,可是母亲仍然很仔细,省吃简用,舍不得让儿女们多花一分钱,总是把钱存起来,在孩子们有需要的时候拿出来给予默默的支持。这就是我的母亲,一位勤劳、善良的母亲,一位坚强、乐观的母亲,一位平凡而又伟大的母亲!

所属类别: 文苑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