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苑 >> 川蜀年俗

川蜀年俗

作者:郑兰兰来源:天润公司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2-06

   岁月如歌,一曲波澜壮阔;流年似水,念来感慨颇多。又要过年了,当周围又开始洋溢着各种年的味道,当远在外地打工的人们都在蕴酿回家的节奏,心中早已开始了对过年的期待和向往,而关于年俗各种儿时的记忆也伴随着回家的脚步清晰的浮现在脑海。
    一群群脸蛋冻的通红,脸上挂着清鼻涕的山里孩子,手里提着红灯笼,东家出西家进,一边跑一边喊着 : 过年了!过年了!其中就有我儿子。每年春节我和爱人都会带着孩子回他老家,跟爷爷奶奶一起过年。想想我们小时候最难忘的事就是盼着“年”来,穿新衣、放鞭炮、吃饺子、炖猪肉、糖果冻梨管个够。那时候还不懂倒计时,掰手指头数日子倒是常有的事。小时候的“年味”已深深的烙在了脑海里。
     杀年猪。一进入腊月,整个小山村就开始热闹起来,家家忙着杀年猪来辞旧迎新。杀年猪是我爱人家乡的风俗,每逢过年家家都要杀一头年猪,把村里所有亲戚朋友请到家里庆贺新年。村里杀年猪专门有一班人,.早晨在自家院里用木板搭一个案子,支一口大锅,烧满满一锅开水, 几个人进猪圈把猪的四条腿绑紧,用杠子抬到案子上按住,“刽子手”拿一把一尺多长的杀猪刀,从猪脖子捅进去,那真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血喷涌而出,用大桶接着血,血放尽后开始褪毛,用开水往死猪身上浇,一边浇一边用刀刮,刮不净的地方再用喷灯烤,开膛破肚、翻肠洗肚,主人家只留下“灯笼挂”、猪头和一角猪肉,其余的全部放到大锅里烀上,根据不同的部位来决定招待客人还是熏成腊肉,接下来就是喝五邀六,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时候了,通宵达旦下来,沙发上,床上得有几个横躺竖卧的。乡情亲情友情全都融入酒里,流进血液里。这种感觉特别亲切,是我们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体会不到的......
     备年货。接近年关家家都忙着办年货,买冻梨、冻柿子、桔子瓣糖、芝麻糖、罐头、酒、蛋糕,炒瓜子和鞭炮。妈妈是家里的总管,把冻梨和冻柿子锁在棚子里,其它的放在柜子里。我爱人的哥哥有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侄子比我儿子大6岁,嘴馋,总想着怎么吃到嘴,有时候看妈妈高兴就撺掇弟弟管妈妈要,有时候乘妈妈不注意偷偷摸摸拿几个,有时我也会忍不住凑过去尝尝,现在回味起来还真挺好吃的。我儿子最想要的是鞭炮,老家的鞭炮品种单一,有一千响的,“十响一咕咚”---十个小鞭炮后加一个大鞭炮,五百和一百响小鞭炮,再就是二踢脚。大鞭炮年三十、初一和十五放,一百响的给两个大一点的孩子一人一挂,我儿子不干,最后没办法,哥哥只好背着他走上2里的山路到镇上去给他买“穿天猴”,我把它拆成单个,让孩子一个一个的放,儿子当时小,怕有危险,他的鞭炮大都让哥哥哄着给放了。
     挂灯笼。过年家家都挂红灯笼。进山砍一个灯笼杆,上面钉一个三脚架,在三脚架上安一个滑轮后立在大门旁,红灯笼是用铁丝做骨架,外面用红纸糊上,里面插上一只蜡烛做成的,后来蜡烛被灯泡代替了。天黑时把灯笼升起来,孩子们比的是谁家的灯笼升的高,谁家的灯笼亮。百十户的小山村,家家一盏红灯笼也颇为壮观。渐渐的纸糊的红灯笼被买来的塑料红灯笼代替了。
    冻冰灯。这也是过年的一项活动。把水桶装满水放到外面冻,冻一寸厚拿屋里暖一暖使冰和水桶分离,把水倒出来,一盏冰灯就做好了。做冰灯关键是看好冰冻的厚度,太厚影响透光,太薄容易破损。
送礼。村里的习俗过年都要送礼,礼品是千篇一律的四合礼----罐头、蛋糕、酒、糖,礼品的贵重只是在质量上找,也就是肉罐头和水果罐头,瓷瓶酒和玻璃瓶酒的区别。送礼是哥嫂的任务,我们回去了,妈妈也会装好礼品让我们去送,告诉我去谁家,叮嘱我到了人家怎么说话,然后我们就背起竹篓(竹子编的筐)乐颠颠出发了,次日,亲朋好友就会来咱家还礼。礼尚往来在这血浓于水的亲情中越走越近~
    拜年。三十下午是最忙的时候,妈妈负责炸小酥肉(当地特色小吃)、炸焦叶(把面皮切成菱形块,撒上芝麻),蒸枣糕、蒸馒头、包饺子;爸爸负责年夜饭的菜肴,烀猪肉、收拾鸡鱼,扣肘子是爸爸拿手的好菜;我们围着爸妈跑前跑后,兴奋的有些呆头呆脑。年夜饭前,先在爷爷奶奶的画像前摆上贡品,爸爸妈妈、哥哥嫂子、爱人和我、还有几个孩子会按辈分的大小给老祖宗们上柱香,深鞠躬。之后,爸爸妈妈坐好,孩子们再给爸爸妈妈磕头,磕过头就开始给孩子们发压岁钱,从100元起,每年都会涨。爸爸是从部队里退休的炊事班班长,在村里很受人尊重,逢村里的红白喜事都会请爸爸过去当大厨。但是压岁钱还是由妈妈支配,我儿子的压岁钱每年都会比哥哥姐姐的多一百,因为爷爷奶奶说小孙儿不在他们身边,他们也没怎么带过他,总觉得亏欠小孙儿...每每说起我都会觉得有一股暖流涌进心窝窝里。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的前几分钟,燃放鞭炮,鞭炮响后年夜饭正式开始,爸爸做新年贺词,妈妈唠叨着补充,我们只管放开了吃。包饺子时在饺子里放一枚5分硬币,谁吃到谁有福,为吃到带硬币的饺子,孩子们都比着吃。那种幸福感满满的,都要溢出来了。
    吃过年夜饭,就是大年初一了,我们都换上新衣服,孩子们各自找小伙伴挨家挨户的去拜年。我们就去年长的亲戚家逐一拜年,喝酒吃年饭,这种状态一直要持续到大年初五,所有的亲朋好友也就走遍了。
    这就是我爱人家乡的年俗,也是他儿时记忆中最快乐、最甜蜜的时刻。参加工作以后,结婚成家,也有了自己的孩子,过年时回到父母身边,一家老小欢聚一堂便成了最幸福的事。每次临走的时候我都会在妈妈的枕头底下偷偷的放一个大红包,虽然心里知道多少钱也弥补不了平日里不在爸妈身边照顾的遗憾,但是只有这样做,我们的心里才能踏实一点。
    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于年俗的美好回忆,印象最深刻的似乎还是在儿时,让我不自觉的去回味,在脑海中不断凝炼,形成了割舍不断的对家乡的向往和对亲人的期盼,蓦然发现原来年俗的味道便是家乡的味道和家的温馨,让我魂牵梦萦的老家的年俗也是对家乡的深厚情感和家人的浓浓亲情。

所属类别: 文苑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