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苑 >> 挂满红布条的大槐树

挂满红布条的大槐树

作者:张玉娥来源:机电公司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2-06

 

   车窗外划过一排排杨树的倒影,加上远处不时传来几声狗吠声,家乡的气息越来越近,每当此时,他的心里都会不由自主的掀起阵阵波澜。常年的外地施工,不仅让他无暇照顾家小,更是只能每年春节才能回到那个熟悉的小院。不出所料,还没到家门口,就已经看见满头白发的母亲站在大槐树下。冬天里树叶都掉光了的缘故,大槐树上或深或浅的红布条在风中摇曳着,像是一个个小精灵述说着一个个远古的故事。寒风刮过母亲的脸颊,吹起了一缕缕的银丝,真不知道,她又是在这里站在了多久,尤其是父亲去世后的每年春节回家,都会上演着这熟悉的一幕。
   大槐树还是那样挺拔,哦,不,似乎枝叶又向外延伸了很多,已经把整个大门都遮住了。寒风中刮过树枝,传来一些窸窣的声音,他的心头猛地一阵,一幅幅画面在眼前展开。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几乎是一穷二白的时候,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都在尽力地找寻能够填饱肚子的东西。春天里的槐树花,秋天里小野果,都是不错的美味。不过,他最喜欢的是夏季。那个时候的他顽劣成性,当然不会放过那样的大好时机。今天是因为他带着家里那两头跟班似的小羊进了胡萝卜地里,明天就是去偷摘生产队里的西红柿。偶尔被看地的老头发现了,追着他到处跑。他不仅不害怕,往往还边跑还边喊:“你追不到”,扬扬手,一个漂亮的弧线划过,西红柿就有大半个进了肚子。于是,经常有人找上门来,父亲和母亲就只好给人家陪着笑脸道歉,他的屁股因此也没少遭罪。时光就在这样快乐的日子里一点点流逝。
   直到某一天那个快乐的下午,趁着老师去乡里开会,他和几个同学趁着同学们上自习的时间悄悄地遛出了校园,来到村边的小河边。在河里游泳,打水仗,尽情地享受着逃课带来的刺激和享受。突然,看到身边不时划过的小鱼,一个新的亮光在大脑里划过。(那个时代,坏境污染小,生态平衡,加上当地的人们也许因为油很金贵的缘故,对吃鱼的意识很淡薄,因此,河里的鱼很多。)老师讲过,地下水是整个连通的,如果把河里的鱼放到井里,是不是鱼儿又能从井里回到河里。这个想法马上被小伙伴们肯定,于是,大家齐心合力捉了几条鱼,用柳条穿好,又悄悄地返回学校,把鱼放到了学校吃水井里。可想而知,没几天的功夫,水井里就散发出了阵阵腥臭,几个孩子的家长也被老师请到了学校里。
   那天,爸爸回到家后,脸黑黑的,看了一眼,在书桌前装模作样写作业的他。他的心蹦到了嗓子眼,眼看一顿狂风暴雨似的屁板是少不了。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出乎意料的是,父亲很平静地说:“拿把锹和我走”,就扭头出了院子。他赶紧跟了出来,在院门口,父亲指了指门口右侧的空地说:“挖坑,没我的允许不准回家”。然后扭头进了院子。随着最后一缕阳光在天边消失后,树坑也越来越大,他越来越害怕,父亲不是要趁着天黑把他埋在这树坑里吧。这个想法一冒出来。他自己吓了一跳。惊恐地跳出了树坑,向远处河边的树林跑去。跑呀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他爬上一棵大树,藏在了树叶中。想着今天老师那愤怒的脸孔,还有父亲那平静的不寻常的目光,在眼前一点点放大放大,内心的恐惧也越来越蔓延。身体好像在一点点缩小,缩进这无尽的黑暗中。也不知过了多久,他隐约听到母亲那焦急的声音,好像在呼唤他。他刚想把头伸出来,就看见父亲从远处也急匆匆的赶来,吓得他又缩回了树叶,没敢应声,母亲的呼喊声也渐渐远去。这一刻,他只想只要父亲不发现他就好。夜越来越深,黑暗逐渐蔓延过来。虽然是夏天,无边的寒意却布满了他的心头,他不由得一阵阵发颤。想着想着,困意袭来,不知不觉中,又累又饿的他进入了梦乡。在梦里他看见父亲黑着脸向他走来,一把他推到了坑里,埋了起来。呼吸越来越不顺畅,他手脚并用使劲地挣扎着。突然,好像呼吸一下子通畅了,身体却一下坠了下去,好像进到了一个无底洞,这下不被埋死,也要被摔死了。这一刻,他后悔了,真的后悔了。为什么去逃课,为什么去把鱼放到井里。突然,身子一轻,好像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大脑也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他揉了揉眼睛,刚才那吓人的一幕,只不过是一个梦。他没有被埋起来,也没有掉到深渊里,而是躺在了父亲的怀里,远处传来几声公鸡的打鸣声,天要亮了。这是怎么回事?他看到父亲那黑黑的眼圈,才明白父亲一宿没睡,一直在树下等他醒来。他从深深恐惧中清醒过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抱住父亲的双肩,语无伦次地说:“爸爸,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下次我再也不逃课了”。父亲那黑黑的脸膛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后来,父亲和他一起,在那个坑里栽下了这棵槐树。再后来,他考上大学,工作后又在远方的一个城市。可是,他知道,自从他离开上大学的那年春节,父亲就会在每年的正月初一那天,在树上系上一个红布条,布条里盛满了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满满的期待和祝福。

所属类别: 文苑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