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苑 >> 拾忆

拾忆

作者:左耳来源:物资公司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6-21

 

   “爸爸的爸爸叫什么?”“叫爷爷。” “爸爸的弟弟叫什么?”“叫zhu zhu。”“爸,爸,爸爸,我不想录了。”在家收拾东西偶然翻到了小时候录的磁带和随身听,那不标准的发音竟听上了瘾,思绪也被拉回了二十年前。
    忆之一
    我出生在1990年,那个年代虽然已经没有过去重男轻女的说法,但是受独生子女的限制,大多数家庭还是想要个男孩。我懂事以后,爸爸不止一次跟我说:“我就喜欢女孩,你生下来的时候哭的声音特别大,像个假小子,我一拍大腿说‘坏了,是儿子’,知道生的是女孩的时候,我高兴极了,明知道刚出生的小孩看不见人,我还是在你眼前晃来晃去,可能是心灵感应,你的眼睛也随着我动来动去……”。每每说起这段故事,爸爸总是特别自豪的强调,我刚出生就跟他有心灵感应。
    忆之二
    刚上小学那几年,爸爸一直外地施工。记得有一次他回家的时候,正赶上老师布置一份画大楼房的作业,不懂事儿的时候不理解外地施工有多辛苦,我吵着让他帮我画,刚从外地回来的爸爸放下行李就开始动手,画完框架又教我涂颜色,第二天我受表扬了。儿时眼中的爸爸总能像机器猫一样解决各种问题。
    忆之三
    我有一本很珍贵的“成长纪念册”,上边记录着我从出生到上学之间的各种趣事,图文并茂,都是爸爸剪照片、拼文字做出来的。翻看以前的相册,发现每次出去玩,不管走多远,无论走多久,我都是骑在爸爸肩膀上的。都说女儿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我小时候应该叫做爸爸肩上的小沙袋吧。那时候觉着爸爸走多远都不累,背我多久都不嫌沉。
    时光荏苒,父亲一晃已过了知天命的年纪,头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白了,不再是小时候那个任何困难都难不倒的爸爸。人们都说严父慈母,但我的爸爸却是时刻把女儿捧在手心里的一个温柔的爸爸。父爱深深无语,洗去铅华雕饰,留下自然纯朴,是身为儿女最温暖的港湾。又是一年父亲节,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让你再变老了。

所属类别: 文苑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