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苑 >> 想念过年的味道

想念过年的味道

作者:师肖星来源:曹妃甸技术公司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2-07

 

     过年回家的心总是很忐忑,每次回家,我恋旧的地方,一点一点的消失。想念发小一起雪后,疯狂的在麦田狂跑。总是期盼过年寒假的那几天,街里的路灯短暂的照明几天。那几天在心中的味道,远超城市霓虹灯的炫耀。还有那小年,腊月二十三,小年的糖瓜地灶,年下(即春节)来到。一块糖,我们乐逍遥。
    母亲在和面,做成各种过年的吉祥物,有蛇、刺猬、鱼等,用绿豆或玉米粒做眼睛,活灵活现。这些是把供奉神灵,确保一家平安,一个愿望,一个祈祷,一个普通农民的家庭的一年的总结和对来年的希望。对于北方,过年的枣,是我们过年最重要的水果,用面做个枣山,山顶盘一条蛇(小龙),供奉。很多人说这是封建迷信,我只能笑一笑,解释说这是普通母亲,对子女及整个家庭,一种祈祷方式的表达,一种发自内心的表白,中国年的味道。
    到了年三十,贴个对联,有的是找村里的人,用毛笔写的。也许你没有细心留意,每个家门的对联透漏一点家庭气息。做生意的门前,和生意发财相关,子女升学,与子女学业有成相连,满是吉利语,满满的希望。贴完对联,邻里之间相互瞅瞅,唠唠过去一年的艰辛和总结,说说来年,对联表达的内容,和谐的邻里,祝福的话语,藏在来年的希望中
    吃饺子不用多语,那是过年的主旋律。在一个就是整个庄,凌晨早起相互拜年,不是电话,也不是短信,而是有气息的面对面。拜年把这个村串起来,把一年的不和气的事掩盖和埋没,调节乡亲关系。去对门的王大爷家,会对你说,这小子,一年没见了,小时候,挖我家红薯的烤着吃,这是和谐的对过去的一种回味和思念,我心里幸福的满满。去东头李大爷那,看见他老了许多,躺在床上,给我说,你小时候,天天来我家和二小子玩,逗我们家狗,还爬我们枣树上打枣……过年就是奔波了一年的人,回到家乡,回到家里,吃着家乡菜的味道,哪怕就一片腌的白菜帮子,和发小也可以回忆一起干过的小事,听老人说你小时候的笑话,哪怕重复百遍,听的依然那么动听,回味。过年不仅仅是舌尖细胞,还有那种追寻时候回忆的味道。

上一篇:雪夜感怀

下一篇:近乡情怯

所属类别: 文苑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想念过年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