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苑 >> 那一“年”

那一“年”

作者:任玉荣来源:金结公司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2-09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看着身边的同事忙着抢车票,忙着筹划过年的事情,知道又一年的春节来临了。每到这个时节,我总是会想起那一年过年的情景。
  那年的春节,儿子刚刚七个多月,老公去国外施工了,他们一年才有一次探亲假,所以过年是不可能回来的了。临近年关,我在工作之余也忙着洗洗涮涮,采买年货。妈妈看着我忙碌的样子,几次欲言又止,其实,我看的出来,过年了,儿孙满堂的老人想回家过年,可是又不忍扔下我和孩子。终于,有一天,我隔着房门听到母亲偷偷的给哥哥打电话:“她就一个人自己带着孩子,我怎么能不管他们,今年你就跟亲戚朋友说一声吧,我不回去过年了。”最疼我的是亲娘啊,终究是舍不得我在大年夜连顿饺子也吃不上。
  我们娘仨欢欢喜喜的筹备着过年,记得那年我因为刚休完产假,工资开得很少,而老公他们的工资又在北京开,我借了一千块钱给婆婆寄过去,告诉老人家我们都很好,让她放心,老公打电话来,我告诉他,我们发奖金了,钱够用。母亲看我一个人苦苦撑着,几次偷偷抹眼泪。大年三十晚上,以我们老家的习俗,饺子下锅的时候是要放爆竹的,我们把孩子放在学步车里,妈妈在厨房忙着下饺子,我拿着一挂鞭炮下了楼,我听见母亲在身后叹口气,说了句:“唉,连个放炮的人都没有。”我顿时视线就模糊了。鞭炮炸了一地的碎屑,也炸落了我满襟的泪花。擦干眼泪上楼,母亲循老例儿开始磕头上供,我也第一次跟着母亲磕了头,很多年后,老公问我,那晚的祈愿是什么?我告诉他,我一愿工程顺利完工,亲人早还家;二愿亲人安康快乐。这些愿望在别人也许是很傻很简单,但是,我真的不奢望什么财源滚滚,不奢望什么仕途显赫。作为一名建设者,我们都知道,聚少离多的日子里,团聚是我们最大的愿望,健康是我们最大的安慰。
  跨年的时刻,我抱着孩子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璀璨的烟花,那是别人的绚丽;听着邻家的欢声笑语,那是别人的团聚。那一年,那一刻,我学会了隐忍与坚强,学会了独立和决断。人们都觉得过年不能回家的他们很孤独很寂寞,殊不知留守的她们更是有说不尽不能说的酸楚。在工地的他们不易,留在家里照料一家老小的她们更不易!
  那一年,是我心底不能碰触的柔软;那一年,是多少建设者们不堪回首往事的缩影。佳节将近,愿所有建设者们能和家人团聚,欢乐祥和!这是一名冶建人最最衷心的祝福。

上一篇:年味儿

下一篇:那些丢失的 “年味”

所属类别: 文苑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那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