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苑 >> 年味儿

年味儿

作者:任玉荣来源:金结公司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2-09

 

 

     “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节一过,年味儿就越来越浓了。我的家乡在冀中的大平原上,小时候的我们是贫穷且快乐的,尤其是过年,更是一件望穿秋水的事情。随着年岁渐长,离开故乡的时日越长,记忆中过年的事情也只剩下了一个个片段。
   辞灶
  年前最重要的当是过小年,老人们都说,腊月二十三,灶王爷升天,上天言好事。这一天,一大早家家户户的主妇就开始忙活起来,剁肉馅,包饺子,要知道我们平时即便是家里来了客人,也舍不得放那么多肉的,更何况还有供品,多半是瓜子花生点心等这类只有过年才能吃到的东西。我们这些平时不着家的小孩子们,这时候是往外轰也轰不走了,大家都在盼着爸妈赶快把那张贴在灶头一年的画儿烧掉,然后再磕头,之后我们就可以分吃那些供品了。家里有几个孩子,大人一般就会分几堆,记得哥哥小时候特馋,每次分东西,都想尽一切办法从别人的那一份里面偷偷捎带上一两个,如果被发现,就免不了又是一场争吵。其实,那时候实在好奇,妈妈捞出锅的第一碗饺子都是先供给灶王爷吃,那么他到底到玉皇大帝那里说了什么啊?现在想来,灶王爷在人间待了一年,想必是回京述职去了,他老人家管理着那么多的家家户户,哪有可能在那么短的几天内,挨家挨户都汇报给玉帝听呢。
   花儿集
  腊月二十六,我们当地的“花儿集”,这是年前的最后一个大集,不知道为什么叫花儿集,也许是在这一天,小姑娘们都要去集上买头上戴的花儿吧。这一天,家家户户几乎都是全家出动,平时很寂寥的乡间小路上,人渐渐多起来,最后都汇集到集市上,你再看集市上,这时候就人山人海了,大人们紧紧抓住自己的孩子,生怕一撒手,孩子就被挤得不知所踪。大人们这时候盘算着,家里还缺啥年货。孩子们则有着自己的小九九,小姑娘们想着要买几朵头上戴的花,再买几根小红蜡烛,如果能再买一个皱纹纸做的小红灯笼,那就更是意外之喜了。小小子们眼睛盯着那又大又红的冰糖葫芦,心里还想着要尽可能多让大人买点儿鞭炮。大家心里各自想着自己的东西,难免步调就会不一致,所以,每每在这个集上,大人找不到孩子,孩子找不到大人,喊叫声,哭闹声,吆喝声,讨价还价的声音,总之,用沸反盈天、人声鼎沸来形容,是一点都不过分的。
压岁熬福
  等啊,盼啊,终于到了大年三十,大人们忙着包饺子,这时候会让孩子们去洗干净一枚硬币,包在饺子里面,谁吃到了这枚饺子,谁一年的运气就好极了。所以,哪个孩子吃着吃着,突然咯嘣一声,他定然是喜笑颜开了。三十晚上吃完饺子,孩子们就齐刷刷的等着发压岁钱了,这可是一年当中为数不多的可以有自己支配的钱的机会啊,那些小小的人儿早把这些钱的用场在心里盘算了几百遍了。几张毛票放到手心里,整个人都欢呼雀跃了。而且大年夜也不用担心回家迟了被大人打骂,因为三十晚上是要熬福的,谁熬的时间长不睡觉,谁就有福气。于是,提着自己做的小灯笼,呼朋引伴,兜里装着各种各样的好吃的,从村子的这头跑到那头,玩儿各种能想到的游戏。大街小巷全然没有了整个冬天的清冷,漫天繁星灿烂,满地烛火点点。
   拜年
  大年初一早晨,说是早晨,其实应该是凌晨更确切些,也就是两三点钟吧,除了未出阁的姑娘,其他的人都出来拜年了。我们小时候,拜年不似现在大家见了面,说声过年好就算是拜年了。我们村子里拜年是要行磕头礼的,晚辈见了长辈,是要跪下来磕头的,人们在前一天就把院子扫干净,然后撒上芝麻杆(据说是为了借芝麻开花节节高的寓意)。晚辈们进了院子,踩在芝麻杆上发出清脆好听的声音,然后带头的人会喊着主人的辈分,比如某某爷爷奶奶,某某大爷大娘,我们给您拜年啦,然后呼啦啦便跪了一院子,然后长辈们急忙走出屋门,作揖还礼,搀扶晚辈,一通寒暄,迎到屋里,众人略坐坐,又赶去下一家。我们家因为辈分比较高,所以,初一早晨的人总是不断的,我每每隔着门帘,偷偷看那些磕头的人们,看看谁是真的磕头了,谁又是趁着天黑只是蹲了蹲。再把这些作为谈资,去讲给小伙伴们听。
  拜年还有另外一层含义,有时候邻里邻居难免会有磕磕碰碰,也有打架拌嘴的时候,一整年谁也不理谁也是有的,但是,只要到了大年初一这一天,一个头磕在地下,什么恩怨情仇便都烟消云散,从这天开始邻居还是好邻居,街坊还是好街坊,不用谁来劝解调停。所以,我善良淳朴的乡亲们,对待矛盾和冲突,都是笑笑说,没啥 ,过年一磕头就啥事儿也没有了。
   看灯
  经过了初一饺子初二面初三丸子往家转,大人孩子都穿戴一新,走亲访友,这时候的孩子们是最规矩的,最有礼貌的。母亲曾说,孩子们这叫新鞋新袜,见人说话,孩子们见了大人也都一一问过年好,大人们也一改平日里的严苛,夸赞着孩子的衣服漂亮,往往还会往孩子兜里面塞些好吃的。就这样到了十五,家家户户有挂起了红灯笼,即便是家里没钱买红灯笼的,也会把家里所有的灯都点起来,每一个角落里都会有一段小小的蜡烛,把里里外外照的通亮。这时候,家里有不会走路的小娃娃的人家,就会把孩子包的严严实实的,到各家各户去看灯。到了每一家先坐会儿,主人家就会给孩子带上个饺子,往孩子兜里装些零食,这一晚上能走多少家就走多少家。这叫看百家灯,吃百家饭,孩子好养活,身体好。
   溜百病
  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家乡特有的风俗,在正月十六的这一天,无论男女老幼,都要来到户外,到田野里去踩一踩刚刚要冒绿的麦苗,说是踩一踩地,接地气,踩小人,溜百病。现在看来,在早春晴朗的阳光下,踩在松软的土地上,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怎不让人神清气爽,百病全消呢?
  其实还有一些诸如正月二十五打囤,二月二龙抬头等的年俗,还有年前这几天,哪天扫房子,哪天杀鸡,哪天蒸馒头等等的讲究,我终归还是没记全,只记得常常在睡梦中被忙碌的母亲悄悄叫醒,在被窝里接过母亲递过来的装了一块肉,或者是一块刚出锅的大白面馒头的碗,我在家里最小,母亲多少还是有些偏心的,便会在哥哥姐姐都睡着了,偷偷塞给我这些,看着我吃的狼吞虎咽,饥馋百般的样子,母亲眼角眉梢都带了慈祥的笑。我总觉得那香气飘到了三四十年后的今天,现在的我们再也吃不到那么那么香的食物了。也许是时位之移人吧,我们丰衣足食的今天,缺失了很多再也无法企及的美好。

上一篇:羊年说羊

下一篇:那一“年”

所属类别: 文苑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年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