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苑 >> 在那遥远的地方

在那遥远的地方

作者:任玉荣来源:金结公司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8-03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人们走过了她的帐房,都要回头留恋地张望……”对于去青海湖的冲动,也许是来自王洛宾的这首歌儿,也许是因为由来已久的对那片神奇土地的向往。
  从西宁出发到青海湖,经过青藏公路,沿着几百年前文成公主入藏的路线,过了湟源大峡谷就是日月山。据说当年文成公主走到这里,由于高原反应,不得不在此停留调整,松赞干布也在此地为她修建了行宫,致使文成公主的嫁期延至三年多,有很多陪嫁的侍女也在湟源和当地人结婚生子,直到现在都有湟源出美女的说法,据说跟当年的良好基因有关。文成公主思念家乡,拿出母亲临行前送的宝镜,从宝镜中她看到了家乡的风景人物,不禁落下思乡的眼泪,眼泪化成小河,就是如今“天下河水皆向东,唯有此河向西流”的倒淌河。宝镜失手落地,变成了如今的高原蓝宝石——青海湖。当然,这都是美丽的传说。但是,翻过日月山,过了最后一片森林,我们就进入了广袤的青藏高原,之后的行程我们千里之内再见不到一棵树,也确实是“一路向西泪不干”了。
  在青藏高原上,我们并不需要什么旅游景点,因为从上高原的那一刻,我们便进入了一幅方圆几百公里甚至更大的画卷里面,我真的不能说哪个景点更美或者更好,只是每处都有每处的美,或许是看到角度不同,或许是看的心情不一样。高原蓝宝石——青海湖,号称“天空之镜”的茶卡盐湖,有东方小瑞士之称的祁连卓尔山,连绵不绝的祁连大草原,门源的万亩油菜花田,藏传佛教的圣地——塔尔寺。与其说这些是我们旅行单上的景点,倒不如说是我们行程中能够停下来休息一下的节点。
  沿着青藏公路一路向西,景色也越来越让我们激动,本以为在湟源峡谷和日月山看到的美景已经是极美的,岂不知渐渐的靠近号称“高原蓝宝石”的青海湖时,我们才开始领略到什么叫做风景,对于我们这些好“色”之徒来说,这里的颜色实在是太多了,除了青藏高原上司空见惯仿佛可以伸手可及的蓝天白云,更有青海湖边成片的金黄的油菜花田,再加上还有些未开花的绿色花田和连绵不绝的碧绿草甸上成片的红色格桑花。仿佛是哪位仙子把颜料板打翻在青藏高原上,蓝的透亮,白的耀眼,黄的鲜艳,红的热烈,绿的养眼,各种颜色和谐的揉在一起,就成了一幅灵动的、鲜活的、斑斓的画面。光这些就够让我们的眼睛饱餐一顿了。可是,视觉盛宴才刚刚开始,到了青海湖,我们的目光便离不开那灵动多彩的水了,青海湖的水,如果是晴天的话,颜色由远处的深蓝色、浅蓝色、蓝绿色、淡绿色、透明色一直顺延到你的眼前。阴天则是以灰白色为主了。天空中的云朵低低的漂浮在青海湖上,倒影映在湖面,湖风吹过,拂起长发飘飘,撩动衣袂翩然,人也是醉了,不知自己是在人间还是仙境。如果说青海湖是灵动的,温柔的,那么卓尔山就是刚柔并济的。卓尔山有东方小瑞士的美称,山尖儿上白雪皑皑,山脚下绿草茵茵,草甸像一块块绿色的绒毯披在半山腰,山体裸露的地方通红,如深沉的火焰,这便是有名的丹霞地貌了。关于卓尔山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一个美丽的仙女叫卓尔,下凡来到祁连游玩,除了迷恋这里的美景,还爱上了英雄的守护山神阿咪东索不能自拔,因此触怒了龙王受到天庭戒律的严惩,将她们变成了卓尔山和阿咪东索(牛心)石山。失去了水分滋养的卓尔慢慢变得面容憔悴,阿咪东索心痛万分,找到冷龙王赐圣水滋养卓尔,冷龙王执意不肯,于是两神发生厮杀,获胜的阿咪东索携冷龙王从景阳岭牵来一条径向西的甘露(八宝河)。甘露流经卓尔山,卓尔山红颜鹤发。从此她们隔河相望,不离不弃,共同护佑着祁连的物华天宝。
  茶卡盐湖,给我的感觉就梦幻。茶卡盐湖被称作“天空之镜”,镶嵌在雪山草地间。盐湖水域宽广,银波粼粼。天空白云悠悠,远处苍山峥嵘,蓝天白云、雪山映入湖中,如诗如画。四周牧草如茵,羊群似珍珠洒落。透过清盈的湖水,可以看到形状各异的朵朵盐花,调皮的少女赤脚去轻轻碰触那些盐花,冰冷的湖水虽冻红了双脚,却激发出阵阵银铃儿般的笑语。漫步湖上,倒影在水中真切如镜,如果你恰好着一袭飘飘的艳丽长裙,那么远远望去,便像站在云端,整个人犹如进入梦幻的世界。茶卡盐湖以其生产、旅游两相宜而在国际国内旅游界和青藏高原风光游中享有较高知名度,它与同塔尔寺、青海湖、孟达天池齐名,被称作“青海四大景”,同时还被国家旅游地理杂志评为“人一生必去的55个地方”之一。
  门源,一个原来并不曾听说过的地方,却因为她的百万亩油菜花田一夜成名。门源的油菜花气势壮观,北依祁连山,西起永安城,东到玉隆滩,南邻大坂山,绵延上百公里,每年七月宛如金黄的大海。浓艳的黄花,紧沿着浩门河畔,横越门源盆地,在高原深蓝的天空下,与远处的雪山,近处的浩门河相辉映,近看远观皆为美景。由于田地多向着浩浩荡荡浩门河方向倾斜,所以站在河岸上向两边看,铺天盖地的都是金黄色,无际无边。浩门河在中间流淌,这种景色就像镶了两道金边的银丝带蜿蜒飘舞。一望无际的金黄显得异常斑斓,令人慨叹,大色块的简单构图给人丰富的遐想。
  紧靠门源花海的就是中国最美牧场之一的祁连山牧场。浓郁的西部藏区牧场风光又让你体验着另一番风情。两种特异的风光相互交织、衬托让你除了惊喜外,似乎有种时空交错的恍惚。车子行驶在草原上,时不时可以看到成群的牛羊,这里的羊群都被染上了不同颜色,询问之下才知道,原来牦牛是认家的,它们无论走到哪儿都能回到自己的毡房,而羊就不同了,羊会跟着别人的羊群走,所以当地的藏民为了区分,就给自己的羊群染上相同的颜色,以区别于别人的羊群。还让我感到诧异的是,羊仿佛什么地方都能走到,我曾亲眼看到在山尖上有一群白白的羊群。在毡房的旁边往往会有一垛垛、一堆堆的牛粪,这就是藏民用来烧火取暖的材料了,在我们这看起来很脏的东西,藏民却视若至宝呢,漫漫严冬没有这些东西取暖,日子还不知道怎么过呢。徜徉在这大草原上,我甚至希望变成那幸福的牛羊,呼吸着这洁净的空气,啃食这无污染的青草,在这辽阔的土地上尽情的撒欢儿。
  塔尔寺,在藏民的眼里是神圣的。因为它是为纪念藏传佛教格鲁教派宗喀巴大师而建的,据说是先有塔后有寺,是西北地区佛教的圣地。一走进塔尔寺,就被那种庄严肃穆的感觉震慑,人也变得轻声轻语了,尤其是看到了那五体投地朝拜的老少信徒,更是平添人们对于信仰的一种敬畏。
  青藏高原七月份的气候,也如这美景一样的变幻多端。我想用“一天有四季,十里不同天”来形容是一点都不过分的,因为在高原上,只要飘来一片乌云,就会下一场雨,而出了乌云的区域,一滴雨都不会有,奇妙的很。所以,“东边日出西边雨”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儿了。在海拔高一些的地方,乌云带来的就不是雨而是雪了,我们在过大冬垭垭口的时候,就遭遇了一场雪,来的急,去的也快,仿佛一瞬间,山就都变白了。而且,在高原上,看起来晴空万里,日头毒辣辣的晒着,但是只要在阴凉的地方,就不会热,哪怕那个阴凉只是一把伞,一顶帽子。最厉害的还是紫外线,如果内地人初到青藏高原,不带足衣服,不做任何防晒措施,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至于高原反应,则是因人而异了,一般来说,在海拔三千多的时候,正常人是没有什么感觉的,但是不能够剧烈运动,会气喘。一旦到了四千,走路也要慢慢走了,不但会气喘,还会头晕,据说严重的会有生命危险。我也只是在卓尔山走路的时候有些头晕气喘,晚上睡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缺氧的原因,翻身急了都会有些憋气,反正一路下来都没有睡好。看来这地方美则美矣,实在是不适合我们这样的人生存啊。
 

  
青藏高原,
你神秘伟岸,
你粗犷辽阔,
你圣洁崇高,
你不可企及。
我仰慕你的丰神俊朗,
却无法以我的柔美与你相伴;
我渴望与你拥吻,
却不能在你怀抱里安眠;
你让我欣喜迷醉,
却不容我雀跃癫狂;
你以你的水之柔吸引我,
却以你的风之粗砺推开我;
你以你的花之媚迷惑了我,
却以你的雪之寒冷落了我。
青藏高原,
我高高在上的情郎。

所属类别: 文苑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