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苑 >> 开卷有益 读书纳福

开卷有益 读书纳福

作者:于洋来源:金结公司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8-12

        几日前,有一鼠君忽然莅临宿舍,日寐夜出,萧然自得,颇有常住之思。我等惶恐,唯恐室内简陋,杂物横陈,又无宵夜点心,慢待来客。遂翻箱移柜,逐片搜寻,望与之一谈,请其去富贵人家做客。不想鼠君误解我等好意,四处隐遁。小子粗鲁,不知轻重,慌乱中误伤鼠君性命,悔之晚矣。呜呼哀哉,伏惟尚飨。
  吾床下有书数箱,想是鼠君日常起居、饮食之所,遂逐一清点,以寄哀思。清尘去垢,望其后辈复来。其间拾得《幽梦影》一册,随手翻阅,有山大人金句良言跃至眼前,“有工夫读书,谓之福;有力量济人,谓之福;有学问著述,谓之福;无是非到耳,谓之福;有多闻直谅之友,谓之福。”读书是福,此话平直而有至理!
  “一书一世界,一字一菩提”,开启书卷,金戈铁马的呐喊,浅吟低唱的缠绵,忧国忧民的愤慨,桃花酒下的逍遥,千百年的人世轮回,光怪陆离的大千世界,在纸卷上纵横交错,铿然有声。穿越时间与空间,与古人来一场精神对话的盛宴,思绪随古色古香的书味尽情飞翔,内心悄然进入一种无语言说的幸福境界。
  想吾少时也顽劣,乡野游荡,捉虫弄草,颇不知书。后上小学,稍识之无,偶得金庸老先生的《射雕》,为快意恩仇的武侠世界所吸引,遂入彀中,不可自拔。后绞尽脑汁,尽力搜寻,或恳求,或威逼,或利诱,将“金古温梁”借来依次翻阅,手中有书,心中大是酣畅。儿时借书之难,甚于此时借钱,幸而吾有一姨父,亦是同道之人,有武侠、言情各类书籍数百本,吾一一观阅,幸甚幸甚。举凡求借之物,必有归还之期。大多时候,只能一目十行,粗粗浏览。然忆起旧时所读之书,印象深刻的多在此时。天下父母均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之辈,头悬梁锥刺股,程门立雪凿壁借光,学业有成才是正道。武侠小说分散精力,引人绮思,误人子弟,自是需极力打压的对象。彼时之书,多是在厕所、被窝,或是某处人迹罕至的犄角旮旯读完。光线昏暗,蚊虫叮咬,环境极其恶劣,然心中风光月霁,甘之如饴,周边情景也便浑然不觉。由于时间有限,加上性情慵懒,遇不识之字,大抵以相近之字音之。故而今时常把熟识之字念错,此是彼时留下的一大弊端。
  待至高中,常年留宿在校,手有闲钱便去旧书店租赁小说,两指厚的书籍,一日三本,择课间闲暇之时阅之,今日借明日还。想彼时读书之快、记忆之精,直是匪夷所思。故而我信“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今日坚韧的性情,大多也是当时奠定下的良好基础。然而老师偏偏不能理解吾之苦心,围追堵打,我便成了重点关注的对象。好在学习成绩未有下滑,吾又坚贞不屈,长时间下便也不了了之。可见“有心人”之言诚然可信!
  少时读书博而杂,不成体系,直至大学读中文系,中外名著、经史子集才略有涉及。世人常言,“书非借不能读也”,吾却不敢苟同,为买一本好书往往节衣缩食,不肯用心观看怎能对得起当时的心疼和肉疼!白日读书,夜晚伴书而眠,高高的书本占去大半张床铺,梦里时常与周公、孔孟、老庄、叔本华、康德、黑格尔诸君会晤,岁月静好,内心安稳。然读书越多,怪癖越多。读书前必净手,书页绝不折损,借人之书归还之时如有污渍、字痕,遂愤而赠之。买书常在作者、版本、出版社上犹疑不定。毛病多了,读书本身的兴趣反而淡了。世事纷杂,内心再也不能宁静,直至某一日,发现堆积的大量书籍,还未来得及看便积下淡淡的灰尘,心中怅然若有所失。
  当下“读书无用论”尘嚣甚上,“不学方知愧,无才信是贫。文章宁小计,报国最是真。”读书人的责任与风骨早已荡然无存。坊间有传,“硕士给本科打工,本科给专科打工,专科给高中打工”之说,在某种情况下此乃事实。然而读书的终极目的仅是黄金屋、颜如玉、千钟粟吗?富贵固然是好,然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读书之要在于明理,在于修德,在于读书本身之乐趣,而非仅仅是谋取钱财的手段与阶梯。
  读书是福,一窗灯火,一卷古书,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然动容,视通万里,吟咏之间,吐纳珠玉之声;眉睫之前,卷舒风云之色。有闲情,读好书,实乃人生快意之事。

所属类别: 文苑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