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视点 >> 学好历史,是对抗日英烈最好的缅怀——代《京东风暴》序

学好历史,是对抗日英烈最好的缅怀——代《京东风暴》序

作者:杨俊来源:炉窑公司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8-28

  前两天,看电视上公布300名著名抗日英雄名录。细审诸名,深感遗憾,其中大部分“著名”的英雄的名字竟然第一次看到,其事迹更是茫然不知。我相信,名录中一个个英名之后,都一定埋藏着一个个英勇悲壮的事迹,只是有待于后人更深入地挖掘整理。不过,略感欣慰的是,名录中所收录的王平陆、陈宇寰、洪麟阁、杨裕民(十三)、节振国、董毓华(王仲华)等诸冀东英烈,我倒从父亲“整理”并创作的小说《京东风暴》,约略了解一些。
  一般说到小说,用“创作”之类的词汇,是不错的,但于父亲的《京东风暴》而言,我觉得只用“创作”一词的话,似不足以表现其写作态度和历史责任感,所以,我更愿意加上“整理”一词,而且我认为,父亲“整理”史实的态度,甚至多于创作故事的冲动,就如父亲自言:“借助传世资料及口碑......书中人名、地名、事件、时间,绝大多数与史实相符,未敢随意以假乱真。”而我,算是父亲整理并创作这部小说的亲历者之一,所以,也较有义务向读者们进一步说明下当时父亲写这部小说时,严谨尊实,不肯把作品写成普通的英雄传奇的苦衷——这种做法,于当下流行的抗日神剧,乃至穿越武侠等神异之作,似乎省了些闭门造车的“创造”力,却花费了更多的体力精力及心血。
  《京东风暴》初成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那时我还在上学,已是花甲之年的父亲,每天都陪我夜耕,戴个老花镜,秉笔伏案,页页查阅,字字誊抄——甚至比我这个高三学生睡得都晚些——如若涉及到疑难争议的人事或史实时,更是要骑上自行车,跑十几里甚至几十里,尽可能地去各村走访各方面的当事人——那时交通工具并不发达,摩托车都是罕见之物——那认真仔细,不肯随意落笔的严谨劲头儿,每每让我这个学生惭愧不已。因此,《京东风暴》虽是小说,可若是脱开表层那些故事,我倒更愿意把它看成一段历史,一段记述了高志远、陈宇寰、王仲华等当年的冀东风云人物之英烈事迹的历史。
  我认为这种追求历史与故事尽可能高度契合的写作态度,不妨美之为历史责任感。而历史责任感之难得和可贵,是在我稍有阅历,略知世事之后,才慢慢体会到的。近十来年,尤其是近五六年,网络论坛、微博、尤其是微信等手机即时交流软件尤为发达,其中的帖子、空间、朋友圈中,常常流传转载着出于各种标题惊悚,内容“引人”的所谓“历史揭秘”文章。这些文章,有些是纯粹的造假,比如前两年有人就发了皇皇长论,污蔑说“狼牙山五壮士”是根本就没有的事儿,说毛岸英是违规生火做蛋炒饭才引来的美机,等等;有些本该是历史学术范畴之争,似不宜轻率播传于民间,毕竟普通民众一时之间难以还原且参透几十年间的历史事件的方方面面,比如国共两党在抗日斗争中的贡献孰大孰小;而另有一些,则不免让人疑心其作者,是别有政治或私人目的,是在利以“历史”为武器,处心积虑拐弯抹角地削弱、抹杀GCD在抗日战争中的贡献,是在存心诋毁、曲解GCD在抗日战争各历史事件中的政策方针——这恐怕已不是哗众取宠,博取眼球,以赚取“注意力”所能解释的了。这么说并非危言悚听,从这些人有选择性地,片面地使用史实,乃至只承认支流而否定主流,或者透过个别现象而否认本质,以及孤立的分析历史中的阶段错误而否定整体过程,甚至干脆假造历史细节的做法来看,未必就冤枉了他们。
       由此看来,如果说意识形态是个重要思想阵地(习XX年初讲话),那么与关于历史的争论,不妨看作是意识形态阵地争夺战的一个分战场。而象《京东风暴》这样在大事件上不违历史真实的小说,既是在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年之际,对当年英勇献身的革命英烈的深切缅怀,也是射向那些企图歪曲历史,祸乱人心的历史虚无主义者的一颗子弹。

所属类别: 视点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