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苑 >> 家乡的树

家乡的树

作者:许可来源:天津公司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3-20

   小时候的春天,一定要折几根柳条,然后用手捻出一段,再用指甲把一端的外皮K掉,然后就是一个响亮亮的哨子。其实热情也不会太久,玩上半天也就不玩了。却还是充分享受整个创造的过程,简单,还是简单。
   等到榆钱树的花骨朵终于变得嫩绿嫩绿的,一串串的榆钱就出炉了。还记得那时完全不顾弄脏磨坏衣服,一定要爬到树上去。我不知道是那时候榆钱具有极高的清洁度,还是我们明亮的眼睛根本看不见小虫子,直接就捋一把放到嘴里,香甜香甜的,直觉得酣畅淋漓。只是再美好的事物都有它的季节,所以榆钱长黄变老的时候,千万不舍却又无可奈何。还好有明年,明年还有春天。
  杨巴狗挂满枝丫的时候,高大的杨树就是春天里的圣诞树。最常见的小巴狗开始是毛茸茸,小孩子把它塞到鼻孔里就可以唱戏了,“蓝脸的窦尔墩盗御马,红脸的关公战长沙,黄脸的典韦,白脸的曹操,黑脸的张飞叫喳喳 ”。后来发现一棵树上全是红色的小巴狗,欣喜万分,感觉像捡到了桑葚一样。再后来褪掉原来的服装,摇身一变穿着绿色衣裳。尤为有趣的是这里全是白白的絮儿,等四月的风儿一吹,就满天都是飘舞的蝶儿。我喜欢这样一个满是花红柳绿的季节,空气里还有天使的存在。等到叶子由嫩黄变嫩绿终于变深绿的时候,婵儿总是最喜欢在杨树上放声高唱。是啊,那片杨树林,多少次出现在梦里,变得陌生也变得熟悉。
   要说枣丫儿,它要等其他的树都开花发芽,它才不慌不忙迸出鲜活的生命感,是啊,我记得有一次我从学校骑车回来,那片枣林满满枝丫,特别好看的绿莹莹色,原来是一树一树的绿星星,好看极了。等到枣树开花蜜蜂嗡嗡来采蜜,很快小枣子就长大了,由一点红变得红扑扑甚至紫油油。枣子成熟前总会刮一场大风,地上就会落下很多大红枣。到大枣的时候,我多是在姥姥家拾个够,自家的枣树结的枣在红之前就被摘得零零落落了。还记得父亲出去捡了好吃的枣总是留给我们吃。每次想起来总是一股暖流,所以一直都喜欢大枣。
    还有家乡的槐花树,老槐树,大椿树,小桃树……家乡的树,满是春色。

所属类别: 文苑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家乡的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