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苑 >> 快递

字号:   

快递

作者:王宇征来源:路桥公司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4-18

    凌晨四点,匆忙起床洗漱,因为要赶头班车奔赴火车站,且这次采访任务除做好通讯员外还要兼职一次快递员。“粥已经熬好了,赶紧来吃。”妈妈轻轻地敲敲洗漱间门。热腾腾的蒸汽里散发着早餐的香味儿,妈妈一定在三点多就起来给我做早餐了,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但很快,就被狼吞虎咽取而代之。“外面有点飘小雪了,采访的东西都拿好了?带孩子不比其他,千万不要让孩子离开你半步,这个责任真的是太大了,要提起十二分精神啊!”妈妈的话语和神情里,满是叮咛。
    路上黑漆漆的,行人很少,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赶到车站时5:10,这次采访的随行员霖霖已经和妈妈在车站等待了。
    霖霖四岁,瘦瘦的,不太爱讲话,是项目总工王卫涛的孩子。王卫涛两口子都是外地大学生,唐山没有亲戚,因为爱人周末要参加专业考试,孩子没人照看,加上霖霖也有半年多没看到爸爸,知道我正好要去石家庄做采访,霖霖妈就托我把孩子“快递”到爸爸手中。
“真是拜托你了,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给你添麻烦了。”“放心吧,我一定尽最大努力照顾好孩子,你安心考试就好,嫂子。”霖霖妈目送着我们上车,孩子隔着雾蒙蒙的玻璃跟妈妈挥手。朦朦胧胧中,我看到嫂子擦拭着眼角。一个四岁的小家伙儿,的确,我能体会到作为母亲难以言说的五味陈杂。
    “霖霖几点起床的呀?”我努力寻找话题,试图讨好这个小家伙儿,拉近和孩子的距离。但是很失望,孩子并不搭话,只是静静的坐在我怀里,看着窗外,那种安静,很难和一个四岁的孩子联想起来。快下唐丰快速路的时候,小家伙回头小声说头疼,我神经立刻紧张起来,怎么会头疼?我下意识的摸摸孩子头,并不烫,售票员把窗户拉开个缝,问我孩子是不是晕车。老实说,我很矛盾,甚至想到放弃这个行程,万一孩子在路上难受,这个真的没法和父母交代。我一边问孩子好点没有,一边和他商量,“下一站阿姨带你下车,回家找妈妈,好吗?”“不行阿姨,我想去看爸爸!”声音虽小,但语气很坚决。下车孩子就吐了,我一边安慰他,一边再次试图说服孩子回家,但是小家伙始终摇头,并且不再说话。
    6:35,我们登上开往石家庄的火车,坐定后,我发现小家伙笑了,我问他还难受吗,摇摇头,依旧没有正面回答。我拿出水和零食,但小家伙儿并不吃喝,一直在桌上推着玩具小汽车。可能是早上起的太早,加上有些晕车,8点多点,小家伙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但是我的精神依旧高度紧张,一刻不离的抱着,生怕有半点闪失。
    12:00,我们终于抵达石家庄,可是却没有看到原本约定在出站口接站的王卫涛。孩子没有看到爸爸,情绪有些烦躁,我赶紧拨通电话,询问是不是约定的地点有误。王卫涛解释并非如此,他正在甲方协调工作上的事情,要我们再等四十分钟,无奈,我们只好走进快餐店,继续打发着难捱的时光。我逗着不开心的小家伙儿,他不笑,只是一直注视着窗外,终于,他嘴角上扬,寻着他的目光,我看到了急匆匆的王卫涛。父子俩一见面,孩子好像变了个人,一下子扑到王卫涛身上,狠狠地亲了一口,小手还帮爸爸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王卫涛也亲着孩子,不好意思的说:“霖霖着急了没有啊?”“嗯!怕爸爸不要霖霖了。”“怎么会呢,爸爸最爱霖霖了……”这时候,霖霖终于开心的笑了。
    近一个小时的颠簸,我们赶到了项目驻地,短暂的休息之后我进入试验班组进行采访,却惊讶的发现霖霖也在这里。“阿姨,吃糖……”许是上午一路带他的缘故,此刻的他倒是主动招呼起我来。“呀,霖霖怎么在这里啊?”“王总去甲方了,我们下午不太忙,王总让我们先帮他带一会儿。”试验班组组长张姐笑着回答。采访顺利进行,霖霖就在试验组的女孩子们手里传递,一会儿这个抱抱,一会儿那个亲亲,耳畔也不时传来霖霖咯咯的笑声。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采访结束已经将近5点半,走出试验班组,发现霖霖就坐在门口的矮墙上,望着大门的方向,我知道,王总又爽约了,孩子又进入等他盼他的模式,索性坐在霖霖身旁,陪他一起望着大门。
    视线里终于出现王总瘦小的身影,霖霖高兴的一路飞奔。王总一边给他洗小手,一边问他:“霖霖着急了没有啊?”“嗯!”小家伙肯定的点点头。吃晚饭的时候,任凭谁来抱,霖霖都一刻不离的腻在王总怀里,生怕不留神王总又消失了。傍晚时光算是父子俩最幸福的时段吧,王总带着霖霖在驻地大院里拿石头当足球,踢得酐畅淋漓,霖霖的笑声甜进每个人心里。
    第二天上午,王总早早收拾好孩子的行囊,把孩子交给我的场景和昨日站点如此相似。抱孩子进站时,霖霖使劲的摇着小手,大声喊着爸爸再见。那一刻,我没有勇气回头,不想让任何人看到恣意的泪水……
    算起来,父子俩一共相处了14个小时,刚好等于我和霖霖在路途上所消耗的时光,这14个小时里,有11个小时是夜晚睡觉时间,父子俩真正呆在一起的时间不过三个小时。一个四岁的孩子,为了这珍贵的三个小时,克服了和陌生人坐车、晕车、等待、盼望这一系列心理煎熬,见到心爱的爸爸,没有和他一起去快餐店吃饭,也没有和他一起去游乐园嬉闹,只是在项目驻地踢踢石子,就满足得一塌糊涂。值得被赞誉的,不单单是建筑企业的一线员工,建筑企业的孩子们,同样值得被夸奖,他们似乎被父母植入了钢筋铁骨,打不倒,也压不垮。一次兼职快递员的采访,让我收获了很多、很多……

上一篇:情怀

下一篇:善良,是一种选择

所属类别: 文苑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